秋 天 , 黃 葉 片 片 落 下 , 天 氣 乾 燥 , 學 生 們 特 別 容 易 專 心 聽 課 。
    「 這 一 個 年 代 的 青 少 年 往 往 輕 言 自 殺 , 有 同 學 知 道 是 什 麼 原 因 導 致 的 嗎 ? 」 經 濟 公 共 事 務 科 的 洪 老 師 站 在 教 師 桌 前 問 學 生 們 。
    「 是 因 為 經 濟 衰 退 嗎 ? 」 一 個 男 同 學 舉 手 回 答 。
    只 見 老 師 搖 搖 頭 說 : 「 小 部 分 是 吧 。 可 是 經 濟 衰 退 影 響 到 的 大 多 是 3 0 - 5 0 歲 的 人 自 殺 吧 ﹗ 所 以 不 能 算 是 其 中 的 一 個 原 因 。 」
    又 有 另 一 位 女 同 學 說 : 「 因 為 桃 色 糾 紛 ﹗ 」
    只 見 洪 老 師 笑 得 合 不 攏 嘴 , 說 : 「 早 知 你 們 第 一 個 就 會 猜 到 這 個 原 因 。 」
    洪 老 師 咳 一 咳 , 又 正 經 地 說 : 「 沒 錯 , 是 桃 色 糾 紛 , 因 為 年 輕 人 的 人 生 經 驗 不 足 , 不 能 理 性 地 解 決 情 感 上 的 問 題 , 所 以 往 往 攘 成 悲 劇 。 」
    「 還 有 別 的 嗎 ? 」 洪 老 師 拉 出 教 師 桌 下 的 椅 子 , 坐 下 說 。
    詠 敏 竟 然 舉 手 , 洪 老 師 點 名 讓 她 回 答 。
    詠 敏 一 臉 正 經 , 煞 有 其 事 地 說 : 「 只 因 為 一 個 詛 咒 , 他 們 都 死 於 一 個 詛 咒 。 」
    只 見 洪 老 師 笑 得 最 大 聲 , 然 後 說 : 「 原 來 在 這 個 年 代 還 有 孩 子 這 麼 迷 信 , 可 是 啊 , 你 會 考 時 不 能 這 樣 回 答 , 知 道 嗎 ? 會 沒 分 的 。 」
    洪 老 師 又 收 拾 起 笑 容 說 : 「 還 有 的 是 學 業 的 壓 力 、 家 庭 的 壓 力 … … 」
    「 詠 敏 , 詠 敏 ﹗ 」 樂 欣 不 停 追 趕 著 詠 敏 , 詠 敏 卻 像 是 聽 不 到 似 的 , 愈 走 愈 遠 。
    樂 欣 眼 看 詠 敏 快 要 離 開 自 己 的 視 線 時 , 忽 而 一 隻 大 手 擋 在 詠 敏 的 身 前 。 樂 欣 看 上 去 , 原 來 是 希 安 , 他 的 身 旁 還 有 文 傑 。 樂 欣 連 忙 跑 過 去 。
    「 樂 欣 叫 你 啊 ﹗ 怎 麼 你 都 不 理 她 啊 ? 」 文 傑 像 是 在 哄 小 孩 似 的 說 。
    詠 敏 回 頭 看 一 看 樂 欣 , 然 後 竟 然 禮 貌 而 陌 生 地 說 : 「 樂 欣 同 學 , 找 我 有 什 麼 事 ? 」
    樂 欣 呆 了 一 呆 , 說 : 「 沒 什 麼 , 只 是 … 我 們 不 是 一 起 吃 飯 的 嗎 ? 」
    詠 敏 側 頭 想 了 想 , 然 後 說 : 「 我 忘 了 我 約 過 你 , 下 次 再 約 吧 ﹗ 今 天 我 要 和 男 朋 友 去 吃 午 飯 啊 ﹗ 」 她 轉 頭 便 走 了 。
    樂 欣 簡 直 傻 了 , 「 樂 欣 同 學 」 ? 「 男 朋 友 」 ? 她 在 搞 什 麼 ? 她 男 朋 友 是 誰 , 樂 欣 也 知 道 啊 ﹗ 怎 麼 說 得 好 像 不 認 識 似 的 呢 ?
    這 時 , 希 安 的 大 手 放 在 樂 欣 的 肩 上 , 說 : 「 算 了 吧 ﹗ 你 和 你 男 朋 友 也 一 起 去 吃 午 飯 , 好 嗎 ? 」
    這 句 說 話 引 起 文 傑 的 一 陣 怪 笑 , 「 怎 麼 啦 ﹗ 終 於 拍 拖 啦 ? 」
    樂 欣 轉 身 一 肘 頂 在 文 傑 的 腰 際 , 文 傑 馬 上 敏 感 地 彈 開 了 。
    在 餐 廳 時 , 文 傑 又 禁 不 住 問 : 「 你 跟 詠 敏 吵 架 了 嗎 ? 」
    樂 欣 無 奈 的 搖 搖 頭 , 說 : 「 我 也 在 想 我 是 否 做 了 什 麼 事 觸 怒 了 她 。 」
    文 傑 又 說 : 「 你 要 哄 回 她 啊 ﹗ 別 惹 她 生 氣 嘛 ﹗ 」
    樂 欣 只 覺 好 笑 , 「 說 得 好 像 真 是 我 錯 了 。 」
    文 傑 笑 笑 , 又 說 : 「 最 近 啊 , 這 一 區 蠻 多 人 自 殺 啊 ﹗ 我 表 姐 男 朋 友 的 妹 妹 上 星 期 在 學 校 服 食 了 大 量 安 眠 藥 , 放 學 時 , 才 發 現 她 死 了 。 接 著 , 昨 天 我 鄰 居 的 一 個 孩 子 跳 樓 死 了 。 」
    希 安 又 說 : 「 有 什 麼 奇 怪 , 年 輕 人 都 容 易 自 殺 的 啦 ﹗ 上 一 個 月 , 我 有 一 個 堂 姐 在 家 裡 割 脈 自 殺 死 了 。 」
    「 怎 麼 真 的 這 麼 多 年 輕 人 自 殺 啊 ? 」 樂 欣 驚 訝 的 問 。
    希 安 捏 捏 樂 欣 的 鼻 子 說 : 「 你 啊 ﹗ 該 多 看 看 新 聞 啊 ﹗ 」
☆                 ★                 ☆
    嘉 雯 來 到 教 師 室 門 前 , 班 主 任 馬 老 師 出 來 接 見 她 。
    「 嘉 雯 , 你 是 怎 麼 了 ? 最 近 的 成 績 一 落 千 丈 。 是 否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? 」
    嘉 雯 只 是 搖 搖 頭 。 馬 老 師 見 她 不 願 意 說 話 , 只 好 說 : 「 有 什 麼 事 解 決 不 了 , 要 來 找 我 商 量 啊 ﹗ 」
    嘉 雯 聽 到 了 這 麼 貼 心 的 話 感 動 得 掉 下 眼 淚 , 搖 搖 頭 , 微 笑 著 哽 咽 的 說 : 「 沒 有 事 , 沒 有 事 。 以 後 我 會 更 加 努 力 的 了 ﹗ 」
    一 次 , 馬 老 師 在 地 上 撿 到 了 一 個 避 孕 套 , 全 班 一 起 搜 書 包 , 每 人 也 只 搜 一 次 , 唯 獨 是 嘉 雯 , 搜 了 一 次 又 一 次 , 像 是 一 定 要 從 她 處 找 到 另 外 一 些 才 行 似 的 。
    搜 不 到 , 只 好 放 學 生 走 了 , 當 嘉 雯 正 要 踏 出 課 室 門 時 , 馬 老 師 卻 又 叫 住 了 她 。
    「 我 不 知 你 到 底 還 有 沒 有 其 他 的 , 可 是 , 這 些 淫 褻 物 品 是 不 該 帶 回 來 的 。 」 馬 老 師 搖 晃 手 上 的 避 孕 套 說 。
    「 為 什 麼 要 這 樣 墮 落 ? 你 原 本 也 不 是 這 樣 壞 的 ﹗ 」 馬 老 師 緊 皺 眉 頭 , 像 是 很 心 疼 的 樣 子 , 話 卻 是 句 句 尖 酸 刻 薄 。 「 昨 天 , 你 父 母 打 電 話 來 學 校 , 問 我 為 什 麼 你 天 天 都 這 麼 晚 回 家 , 問 我 學 校 是 否 真 有 這 麼 多 的 課 外 活 動 。 可 是 , 據 我 知 的 , 你 每 天 一 放 學 就 走 , 從 不 多 逗 留 半 刻 。 」
    「 然 後 , 你 父 親 把 一 件 可 怕 的 事 告 訴 了 我 。 原 來 你 是 這 麼 的 不 潔 身 自 愛 , 枉 費 了 我 對 你 的 疼 愛 。 他 要 我 好 好 監 視 你 在 學 校 的 舉 動 。 為 什 麼 早 兩 天 我 問 你 成 績 為 什 麼 會 一 落 千 丈 昤 , 你 不 據 實 回 答 啊 ? 你 看 你 多 不 誠 實 ﹗ 你 還 是 中 三 學 生 哩 ﹗ 怎 可 以 如 此 淫 亂 的 呢 ? 」
    嘉 雯 垂 著 頭 , 她 已 經 不 願 再 作 解 釋 了 。 再 多 的 解 釋 , 馬 老 師 也 不 會 聽 進 耳 。 馬 老 師 已 經 先 入 為 主 , 完 全 認 同 她 父 母 所 說 的 話 。 再 解 釋 , 馬 老 師 也 只 會 認 為 她 是 個 不 誠 實 的 孩 子 , 是 在 狡 辯 。 她 傷 心 的 哭 , 再 沒 有 人 認 為 她 是 純 真 的 孩 子 了 。
    嘉 雯 以 為 馬 老 師 的 訓 話 已 畢 , 於 是 打 算 轉 身 離 開 。 可 是 , 馬 老 師 又 叫 住 了 她 。
    「 你 遺 留 了 一 件 東 西 啊 ﹗ 」 嘉 雯 轉 首 , 看 到 馬 老 師 用 手 指 著 那 撿 來 的 避 孕 套 。
    嘉 雯 咬 咬 牙 , 低 著 頭 , 撿 起 桌 上 的 避 孕 套 , 跑 著 走 了 。
    「 說 吧 ﹗ 是 不 是 你 ? 」 馬 老 師 十 分 憤 怒 地 質 問 嘉 雯 。
    「 告 訴 我 ﹗ 同 學 們 見 到 的 是 不 是 你 ? 」 馬 老 師 那 吃 人 的 態 度 不 像 是 詢 問 , 像 在 迫 嘉 雯 承 認 多 一 點 。
    「 我 不 是 已 經 驚 告 了 你 嗎 ? 你 要 胡 混 不 要 在 學 校 瞎 搞 。 你 這 樣 是 什 麼 居 心 ? 把 學 校 當 作 一 個 什 麼 地 方 了 ? 」
    嘉 雯 像 是 已 經 麻 木 , 聽 著 老 師 的 訓 話 , 沒 有 一 絲 表 情 , 一 副 滿 不 在 乎 的 樣 子 。
    「 你 看 你 自 己 多 不 知 廉 恥 ? 」 馬 老 師 見 她 不 作 任 何 回 應 , 索 性 撒 手 不 管 , 一 跺 腳 , 便 拉 開 房 門 離 開 了 。
    嘉 雯 見 她 走 了 , 立 即 弓 起 身 , 抱 著 自 己 的 雙 腳 , 嗚 咽 的 哭 著 。
    說 什 麼 不 在 乎 , 她 的 心 還 是 會 痛 啊 ﹗
    家 長 日 , 她 父 母 就 是 不 願 意 來 , 她 也 不 願 意 乞 求 他 們 出 席 。 可 是 , 馬 老 師 卻 堅 持 要 見 她 的 父 母 , 她 只 好 一 個 人 回 學 校 。
    回 到 了 學 校 , 馬 老 師 不 見 她 的 父 母 便 開 口 罵 她 : 「 不 是 叫 你 帶 父 母 來 見 我 的 嗎 ? 」
    嘉 雯 正 欲 答 話 , 馬 老 師 又 說 : 「 學 校 規 定 , 父 母 不 見 班 主 任 , 學 生 就 不 能 拿 成 績 表 。 不 本 我 是 想 和 你 的 父 母 商 量 一 下 你 的 操 行 該 有 什 麼 級 別 , 我 真 的 不 知 該 如 何 給 你 評 語 。 」
    「 為 什 麼 你 可 以 這 樣 的 吊 兒 郎 當 呢 ? 完 全 不 著 緊 自 己 的 前 途 , 只 懂 沈 迷 於 酒 色 之 中 , 你 才 十 五 歲 。 你 可 以 玩 到 何 年 何 月 ? 難 道 你 打 算 去 勾 引 個 有 錢 的 人 嫁 了 作 罷 ? 」
    嘉 雯 沒 有 再 聽 下 去 , 轉 身 就 拔 腿 跑 掉 。 她 聽 得 見 馬 老 師 在 身 後 喚 她 , 可 是 她 不 想 再 回 頭 。 她 一 口 氣 跑 到 天 台 。 天 台 四 周 都 鑲 了 鐵 網 , 卻 恰 巧 地 有 一 個 校 工 清 潔 天 台 的 花 壇 , 所 以 打 開 了 其 中 一 個 鐵 網 。 嘉 雯 二 話 不 說 , 爬 出 了 鐵 網 , 走 到 花 壇 的 邊 沿 。 那 校 工 見 到 了 , 馬 上 大 叫 人 來 , 他 放 下 手 上 的 工 作 , 想 走 近 她 , 卻 被 叫 止 了 。
    「 我 是 前 輩 子 的 孽 吧 ﹗ 上 天 才 會 這 樣 殘 忍 , 它 該 死 地 給 了 我 一 個 孽 種 ﹗ 」
    「 駱 嘉 雯 ﹗ 你 給 我 回 來 ﹗ 別 幹 傻 事 了 。 你 現 在 回 頭 , 重 新 做 個 乖 乖 女 , 不 就 好 了 嗎 ? 」 馬 老 師 不 知 是 何 時 來 的 。
    「 你 知 道 什 麼 ? 」 嘉 雯 哭 著 尖 聲 叫 道 。
    「 我 什 麼 都 知 道 ﹗ 我 什 麼 都 知 道 ﹗ 你 父 母 什 麼 也 告 訴 我 了 ﹗ 不 是 嗎 ? 」
    「 我 懷 孕 了 ﹗ 」 忽 然 , 嘉 雯 幽 幽 地 說 , 聲 音 十 分 小 , 馬 老 師 差 點 聽 不 到 。
    「 懷 孕 了 ? … 你 也 可 以 找 份 正 經 的 工 作 做 做 , 一 定 有 出 路 的 。 只 要 你 肯 變 好 , 什 麼 事 也 可 以 做 到 。 」
    嘉 雯 像 是 沒 有 聽 到 她 的 說 話 , 繼 續 說 自 己 想 說 的 話 : 「 昨 天 , 我 去 了 問 那 混 蛋 拿 錢 墮 胎 , 他 卻 見 也 沒 有 見 我 , 叫 人 趕 走 我 ﹗ 我 一 個 女 孩 子 , 怎 樣 生 得 下 他 的 兒 子 呢 ? 我 又 不 想 再 去 問 父 親 要 錢 。 」
    嘉 雯 忽 然 大 叫 , 嚇 得 在 場 每 個 人 也 跳 一 下 : 「 你 們 … 是 你 們 ﹗ 你 們 迫 死 我 的 ﹗ 每 個 人 也 羞 辱 我 ﹗ 也 看 不 起 我 ﹗ 也 睥 睨 我 ﹗ 你 們 … 你 們 只 會 落 井 下 石 , 只 會 揶 揄 、 取 笑 我 ﹗ 叫 什 麼 社 工 照 顧 我 ? 我 一 次 也 沒 有 去 過 ﹗ 見 她 不 就 像 是 告 訴 其 他 人 我 是 個 問 題 少 女 ? 既 然 你 們 都 不 喜 歡 我 , 我 就 死 吧 ﹗ 那 麼 我 會 開 心 一 點 , 你 們 也 痛 快 一 下 , 不 是 嗎 ? 」 她 轉 身 就 掉 了 下 去 。
    馬 老 師 撲 了 過 去 , 卻 只 能 眼 巴 巴 的 看 著 她 從 半 空 中 著 地 , 血 肉 橫 飛 的 樣 子 。 這 時 , 警 察 才 來 到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o 的頭像
Marco

Marco 的部落格

Mar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