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詠 敏 , 你 昨 天 沒 事 吧 ? 」 樂 欣 試 探 著 問 。
    「 我 ? 」 她 迷 惑 了 一 會 , 又 回 過 神 說 : 「 沒 , 沒 什 麼 事 , 只 是 覺 得 頭 昏 昏 , 迷 迷 糊 糊 的 , 而 且 有 點 控 制 不 到 自 己 的 言 行 , 像 是 喝 醉 了 酒 吧 ﹗ 我 沒 做 出 什 麼 奇 怪 的 事 吧 ? 」 她 一 臉 純 真 。
    「 不 ﹗ 沒 什 麼 奇 怪 的 事 。 」 我 還 能 說 什 麼 呢 ? 樂 欣 心 想 。
    「 啊 ﹗ 昨 天 不 知 怎 的 , 我 竟 然 告 訴 男 孩 們 我 住 在 柏 油 路 , 途 中 更 暈 倒 了 。 幸 好 , 我 有 帶 學 生 手 冊 , 他 們 找 到 了 我 的 學 生 手 冊 , 把 我 送 回 家 。 」
    「 原 來 是 這 樣 。 」 樂 欣 不 禁 驚 訝 , 沒 有 人 告 訴 過 她 , 詠 敏 暈 倒 了 。
    「 樂 欣 ﹗ 快 返 回 自 己 的 座 位 吧 ﹗ 鐘 聲 響 過 了 很 久 ﹗ 」 老 師 說 道 。
    樂 欣 也 不 疑 有 他 , 相 信 了 詠 敏 身 體 不 適 的 說 法 。
    樂 欣 在 自 己 的 座 位 發 呆 , 她 想 詠 敏 如 果 真 和 維 維 拍 拖 了 , 會 怎 麼 樣 呢 ? 可 她 不 喜 歡 維 維 , 他 不 像 是 專 情 的 男 孩 , 初 戀 不 該 花 在 這 樣 的 男 孩 身 上 , 不 值 , 也 太 危 險 了 。
    她 又 想 回 昨 天 與 希 安 臨 別 的 時 候 , 當 時 的 氣 氛 有 點 異 樣 , 不 知 怎 的 , 樂 欣 覺 得 昨 天 和 希 安 一 起 的 時 候 有 點 浪 漫 , 使 她 竟 陶 醉 於 和 他 在 一 起 , 她 想 得 臉 也 紅 了 。
    或 者 她 可 以 和 希 安 嘗 試 拍 拖 , 反 正 她 都 長 這 麼 大 了 , 一 之 戀 愛 也 沒 有 試 過 大 概 要 被 人 恥 笑 去 了 。 然 而 , 這 都 怪 她 太 黏 詠 敏 , 詠 敏 不 喜 歡 的 東 西 , 她 也 絕 少 有 機 會 沾 手 。
    突 然 , 有 人 從 她 的 背 後 用 大 手 掩 蓋 她 的 眼 睛 。 樂 欣 十 分 鎮 靜 , 畢 竟 這 這 樣 的 把 戲 已 是 由 小 玩 到 大 的 了 , 但 是 , 這 雙 大 手 會 是 誰 的 呢 ? 沒 有 女 性 的 柔 , 也 沒 有 男 性 的 粗 , 會 是 希 安 的 嗎 ? 可 是 希 安 和 她 不 怎 麼 熟 稔 , 不 該 有 此 舉 動 。
    「 唉 ﹗ 是 我 啦 ﹗ 你 怎 麼 可 以 一 點 反 應 也 沒 有 ? 」 文 傑 放 開 手 , 坐 到 樂 欣 旁 的 座 位 。
    「 原 來 已 經 在 放 小 息 呢 ? 我 剛 剛 還 在 發 呆 。 」 樂 欣 收 拾 起 剛 剛 用 完 的 課 本 。
    「 詠 敏 到 哪 去 了 ? 」 文 傑 把 臉 趨 近 樂 欣 , 像 在 說 什 麼 秘 密 似 的 。
    樂 欣 習 慣 性 的 用 眼 角 瞟 了 瞟 詠 敏 的 座 位 , 卻 意 外 地 看 不 見 詠 敏 的 蹤 影 。 樂 欣 掩 不 住 失 樂 的 表 情 , 搖 搖 頭 , 心 不 在 焉 的 回 答 : 「 不 知 道 ﹗ 不 知 道 她 到 哪 去 了 ﹗ 」
    「 你 不 總 是 和 她 一 雙 一 對 的 嗎 ? 不 是 應 該 出 雙 入 對 的 嗎 ? 」 文 傑 疑 惑 的 追 問 。
    樂 欣 忽 然 氣 動 , 「 本 來 是 的 , 我 們 本 來 就 如 你 所 說 的 一 樣 ﹗ 可 是 … 可 是 自 從 你 們 纏 上 了 詠 敏 之 後 , 一 切 就 不 同 了 , 她 不 再 倚 靠 我 , 不 再 事 事 與 我 商 量 。 我 … 我 都 寂 寞 得 慌 了 ﹗ 」
    文 傑 被 樂 欣 突 如 其 來 的 怨 懟 嚇 了 一 驚 , 不 知 該 作 如 何 反 應 。
    樂 欣 也 發 現 自 己 的 失 態 , 用 手 掩 著 洩 漏 內 心 想 法 的 嘴 巴 , 馬 上 拉 回 神 緒 , 又 說 : 「 大 概 去 了 廁 所 吧 ﹗ 我 給 你 去 找 找 看 。 」
    就 在 她 站 起 來 的 時 候 , 詠 敏 與 維 維 正 雙 雙 踏 進 課 室 。 樂 欣 像 受 了 一 記 棒 喝 , 跌 坐 到 自 己 的 座 位 上 。 文 傑 把 樂 欣 一 切 的 心 情 反 應 全 看 進 眼 裡 , 知 道 樂 欣 的 失 神 , 於 是 只 好 無 聲 引 退 , 生 怕 又 要 說 錯 了 話 打 擊 她 。
    樂 欣 知 道 自 己 的 失 態 , 她 亦 感 到 自 己 的 好 笑 , 文 傑 的 打 擊 都 未 及 她 的 大 哩 ﹗ 她 現 在 像 足 打 翻 醋 罈 子 的 女 孩 , 可 是 她 在 吃 誰 的 醋 呢 ? 又 或 者 她 只 是 一 時 之 間 未 能 適 應 自 由 。 一 條 無 形 的 枷 鎖 拴 在 她 和 詠 敏 的 手 上 已 有 七 年 。 現 在 , 詠 敏 終 於 擺 脫 了 枷 鎖 , 投 入 了 沒 有 她 干 預 的 新 生 活 , 獲 得 了 自 由 ; 枷 鎖 另 一 邊 的 她 當 然 也 自 由 了 。 可 是 , 她 從 沒 有 渴 望 過 自 由 , 自 由 對 她 來 說 是 多 麼 的 陌 生 ? 她 早 已 習 慣 把 詠 敏 的 生 活 和 自 己 的 生 活 揉 合 在 一 起 , 少 了 詠 敏 , 走 一 步 路 也 讓 她 不 能 適 應 。
    樂 欣 再 次 抬 頭 望 向 詠 敏 , 詠 敏 羞 紅 著 臉 , 嬌 答 答 的 表 情 都 叫 樂 欣 感 到 陌 生 , 像 是 對 樂 欣 說 : 我 , 詠 敏 , 要 離 開 你 了 。 樂 欣 忽 然 感 到 空 虛 。
    這 時 , 維 維 正 熱 烈 的 追 求 著 詠 敏 , 詠 敏 嬌 柔 的 聲 音 鼓 勵 著 維 維 更 大 膽 的 追 求 。 「 你 們 女 孩 子 在 家 政 課 時 都 做 什 麼 呢 ? 義 務 替 學 校 打 掃 、 洗 廁 所 ? 」 維 維 開 著 玩 笑 。
    詠 敏 用 手 輕 輕 推 了 下 維 維 的 肩 膀 , 笑 說 : 「 人 家 家 政 課 時 可 都 是 在 煮 東 西 哩 ﹗ 偶 爾 會 做 些 手 活 兒 。 」
    「 都 煮 什 麼 吃 的 ? 」 維 維 愈 坐 愈 近 , 見 詠 敏 沒 有 討 厭 , 也 愈 來 愈 得 意 , 兩 人 近 得 彼 此 的 肩 膀 緊 貼 著 。
    「 嗯 ﹗ 曲 奇 、 蛋 糕 , 也 煮 過 糖 醋 排 骨 等 等 。 」 詠 敏 把 食 指 放 在 唇 上 , 一 副 吃 腦 的 樣 子 。
    「 什 麼 時 候 也 弄 給 我 吃 呢 ? 」 維 維 把 頭 近 近 貼 在 詠 敏 的 耳 垂 輕 聲 說 , 把 說 話 的 氣 色 都 吹 到 詠 敏 的 耳 裡 , 吹 得 詠 敏 的 耳 朵 都 癢 癢 的 , 但 詠 敏 未 有 抗 拒 。
    詠 敏 擺 擺 頭 , 笑 得 很 甜 很 甜 , 嬌 嗲 像 是 撒 嬌 的 說 : 「 為 什 麼 要 煮 給 你 吃 呢 ? 我 又 不 是 你 的 傭 人 ﹗ 」
    「 你 怎 麼 可 以 對 人 這 麼 殘 忍 ? 你 不 答 應 弄 給 我 吃 , 我 今 晚 可 會 睡 不 著 覺 哩 ﹗ 」
    「 哈 哈 ﹗ 」 是 詠 敏 銀 鈴 似 的 笑 聲 , 「 真 懂 得 哄 女 孩 子 , 可 是 我 家 沒 有 焗 爐 啊 ﹗ 」
    「 我 家 有 一 座 焗 爐 哩 ﹗ 找 一 天 來 我 家 玩 吧 ﹗ 好 嗎 ? 」
    「 人 家 是 女 孩 子 , 上 你 家 不 怕 被 你 家 人 誤 會 嗎 ? 」 詠 敏 婉 拒 了 維 維 的 邀 請 。

☆                 ★                 ☆


    嘉 雯 剛 上 完 廁 所 , 可 是 一 回 到 班 房 便 立 刻 衝 跑 到 宛 儀 的 面 前 , 申 出 手 大 力 的 掌 摑 了 宛 儀 一 巴 掌 。 宛 儀 嚇 得 跌 坐 在 地 上 , 正 用 手 拉 著 桌 子 要 借 力 站 起 來 , 嘉 雯 卻 還 沒 有 洩 完 憤 , 一 腿 把 宛 儀 的 桌 子 踢 倒 , 宛 儀 的 腿 被 桌 子 撞 瘀 了 。 嘉 雯 卻 二 話 不 說 又 用 雙 手 拉 著 宛 儀 的 衣 領 把 她 整 個 人 拉 起 來 。
    嘉 雯 十 分 憤 怒 , 她 圓 睜 著 杏 眼 , 湊 近 宛 儀 , 用 力 拉 扯 她 的 衣 領 , 喝 罵 : 「 你 怎 麼 這 樣 多 話 ? 你 怎 麼 這 樣 多 話 ? 你 … 你 這 個 騙 子 ﹗ 騙 子 ﹗ 你 為 什 麼 要 跟 人 說 我 的 事 ? 為 什 麼 ? 你 怎 麼 要 這 樣 害 我 ? 為 什 麼 要 說 ? 」
    嘉 雯 像 是 瘋 了 , 又 用 盡 力 氣 把 宛 儀 推 向 牆 壁 。 用 力 之 大 , 宛 儀 撞 向 牆 還 反 彈 出 來 , 站 不 穩 腳 跌 坐 在 地 上 。
    宛 儀 被 嚇 得 涕 淚 俱 流 , 只 是 不 停 地 說 : 「 對 不 起 ﹗ 對 不 起 ﹗ 」
    最 後 , 嘉 雯 被 訓 導 主 任 們 阻 止 了 。 宛 儀 被 送 進 醫 院 , 而 嘉 雯 則 留 在 訓 導 處 受 訓 導 主 任 的 監 視 , 直 至 她 的 父 母 來 接 她 。 可 是 等 到 了 六 時 , 訓 導 主 任 見 嘉 雯 的 父 母 仍 沒 有 來 接 嘉 雯 , 便 只 好 跟 嘉 雯 訓 話 幾 句 放 她 走 了 。 他 們 要 嘉 雯 不 要 再 生 事 , 不 然 下 一 次 她 就 要 被 趕 出 學 校 的 了 。
    第 二 天 , 嘉 雯 回 到 課 室 , 所 有 人 都 用 恐 懼 的 眼 光 看 著 她 。 有 些 同 學 更 立 即 離 開 了 課 室 , 有 些 則 堆 塞 在 門 外 要 看 熱 鬧 。 宛 儀 沒 有 上 學 。 這 時 一 個 男 孩 踏 進 課 室 , 拉 開 嘉 雯 前 的 一 個 座 位 坐 下 。
    男 孩 氣 息 十 分 凝 重 , 他 用 近 乎 耳 語 的 聲 音 說 : 「 流 傳 的 事 是 真 的 嗎 ? 」
    嘉 雯 抬 起 淚 眼 , 只 見 男 孩 滿 眶 怒 火 , 便 把 快 要 跳 出 喉 核 的 苦 水 生 生 吞 下 肚 , 默 默 地 搖 著 頭 。
    「 你 弄 出 這 樣 的 流 言 , 叫 我 把 臉 放 在 哪 裡 ? 」 男 孩 的 聲 音 裡 充 滿 了 憤 怒 , 但 他 仍 竭 力 壓 低 聲 線 。
    「 到 底 你 是 在 酒 樓 和 侍 應 搭 上 , 還 是 在 診 所 和 醫 生 搭 上 ? 還 是 兩 者 都 有 ? 你 根 本 就 是 個 賤 女 人 ? 」 男 孩 單 手 用 力 捏 著 嘉 雯 的 雙 頰 。
    「 不 是 這 樣 的 ﹗ … … 」
    還 沒 等 嘉 雯 的 話 說 完 , 他 又 冷 冷 的 哼 一 聲 截 斷 了 嘉 雯 的 說 話 , 他 放 下 捏 著 嘉 雯 雙 頰 的 手 , 不 屑 的 說 : 「 你 這 女 人 在 我 面 前 耍 什 麼 把 戲 ? 一 時 說 『 沒 有 』 , 一 時 說 『 不 是 』 ? 把 我 當 作 是 小 孩 嗎 ? 難 為 你 以 前 還 在 我 面 前 惺 惺 作 態 ﹗ 又 說 什 麼 他 媽 的 不 出 夜 街 、 他 媽 的 不 能 上 我 家 ﹗ 」 男 孩 愈 說 愈 大 聲 。 圍 觀 的 人 只 敢 引 領 注 目 , 不 敢 噤 聲 。
    嘉 雯 只 得 搖 頭 灑 淚 。 正 當 男 孩 起 身 打 算 離 開 時 , 她 拉 扯 著 他 的 衣 袖 , 懇 求 地 說 : 「 容 我 解 釋 一 下 嗎 ? 」
    男 孩 不 屑 地 撇 下 她 的 手 , 又 在 她 的 耳 垂 輕 聲 說 : 「 壞 名 聲 的 女 人 , 我 從 不 稀 罕 。 無 論 你 到 底 有 還 是 沒 有 胡 亂 跟 其 他 男 人 性 交 , 我 也 不 會 要 你 ﹗ 」
    嘉 雯 眼 睜 睜 看 著 男 孩 揚 長 而 去 , 眼 淚 擦 過 了 又 擦 , 仍 是 沒 有 乾 過 。
    到 上 課 的 鐘 聲 響 過 了 以 後 , 同 學 又 回 到 自 己 的 座 位 , 但 是 誰 也 沒 有 跟 嘉 雯 說 過 一 句 話 、 看 過 她 一 眼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o 的頭像
Marco

Marco 的部落格

Mar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