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不 要 再 在 這 兒 丟 臉 了 , 回 家 後 , 我 還 要 好 好 的 懲 罰 你 ﹗ 給 我 站 起 來 ﹗ 」 父 親 鐵 著 面 無 情 的 厲 聲 說 。
    嘉 雯 從 懷 中 抬 起 她 的 頭 , 蒼 白 的 臉 上 滿 佈 淚 痕 。 看 見 了 有 誰 能 不 心 疼 ? 可 是 沒 有 , 沒 有 人 願 意 伸 出 手 扶 她 一 把 。 她 踉 蹌 的 站 起 來 , 面 對 著 父 親 , 面 無 懼 聲 , 挺 起 胸 膛 , 唯 她 站 也 站 不 穩 住 腳 。 她 父 親 看 見 她 囂 張 的 神 色 , 不 禁 握 住 了 拳 頭 。
    這 個 小 小 的 舉 動 馬 上 引 起 母 親 的 注 意 。 她 立 即 走 到 父 親 身 邊 抓 住 他 的 手 肘 , 緩 聲 說 : 「 孩 子 留 在 家 裡 教 , 都 留 在 家 裡 教 吧 ﹗ 」
    嘉 雯 卻 像 是 吃 了 熊 心 豹 子 膽 的 , 挑 釁 著 說 : 「 怎 麼 樣 ? 又 想 動 手 打 我 嗎 ? 我 不 怕 了 ﹗ 你 就 打 死 我 吧 ﹗ 」
    父 親 目 露 凶 光 , 掄 起 拳 頭 就 想 打 過 去 。 只 見 在 關 鍵 時 刻 , 醫 生 握 住 了 父 親 的 拳 頭 說 : 「 先 生 , 這 裡 是 我 的 診 所 。 」
    突 然 , 嘉 雯 笑 了 起 來 , 她 笑 得 好 不 蒼 涼 , 笑 得 別 人 也 禁 不 住 打 氈 。 然 後 , 她 又 嗚 咽 起 來 , 大 家 看 著 她 良 久 , 她 才 說 : 「 你 們 … 都 不 相 信 我 , 不 相 信 我 … … 」 她 轉 過 身 , 闌 珊 的 走 到 門 前 。
    「 走 吧 ﹗ 走 吧 ﹗ 走 得 遠 遠 的 , 以 後 別 再 回 來 。 我 就 當 作 從 沒 有 你 這 個 不 知 廉 恥 的 女 兒 … … 」 罵 聲 不 絕 , 直 至 嘉 雯 走 得 遠 遠 , 罵 聲 才 一 點 點 一 點 點 的 消 失 。
    嘉 雯 不 知 過 程 如 何 , 只 知 道 好 不 容 易 才 來 到 了 宛 儀 的 家 。 她 知 道 她 一 輩 子 都 不 會 忘 記 宛 儀 母 親 應 門 時 驚 訝 的 樣 子 , 她 大 概 以 為 有 個 快 死 的 人 來 敲 她 的 門 。
    「 宛 儀 , 這 樣 不 會 打 擾 你 嗎 ? 」 嘉 雯 躺 在 地 上 的 被 褥 上 , 即 使 在 黑 暗 中 , 仍 能 依 稀 的 看 到 她 哭 腫 了 眼 睛 。
    宛 儀 揉 了 揉 嘉 雯 的 長 髮 , 她 看 到 嘉 雯 這 樣 十 分 心 疼 , 卻 依 然 展 露 微 笑 說 : 「 不 打 緊 ﹗ 不 打 緊 ﹗ 住 上 一 段 日 子 也 不 打 緊 的 。 」 說 著 , 她 眼 睛 閃 爍 著 淚 光 , 她 為 嘉 雯 感 到 悲 哀 。
    嘉 雯 見 到 宛 儀 如 此 愛 護 自 己 不 禁 感 動 得 淌 下 淚 , 哽 咽 著 對 宛 儀 說 : 「 我 覺 得 今 天 糟 透 了 。 我 … 我 全 身 累 透 了 , … … 下 身 … 下 身 更 隱 隱 作 痛 。 我 很 怕 ﹗ … 我 怕 … 如 果 我 有 了 孩 子 , 那 該 怎 麼 辦 ? 」 說 到 這 裡 , 她 哭 得 更 厲 害 。
    宛 儀 知 道 朋 友 的 委 曲 , 也 傷 心 流 淚 , 摟 著 嘉 雯 的 頭 , 想 給 她 一 些 安 慰 。 她 望 著 嘉 雯 的 淚 眼 , 衷 心 的 說 : 「 無 論 如 何 , 我 也 會 支 持 你 ﹗ 我 一 定 會 盡 我 的 能 力 幫 助 你 的 。 」

☆                 ★                 ☆


    在 放 學 鐘 聲 響 過 了 以 後 , 學 校 門 外 的 學 生 魚 貫 出 入 , 奇 怪 的 是 有 幾 個 醒 目 的 男 孩 站 在 校 門 外 , 不 進 也 不 入 的 徘 徊 不 停 。 這 幾 個 男 孩 的 外 貌 也 吸 引 了 許 多 的 女 孩 纏 擾 在 他 們 身 邊 , 使 得 原 本 已 非 常 繁 忙 的 通 道 更 為 擠 塞 。
    「 我 們 有 沒 有 走 溜 眼 了 ? 她 們 可 能 走 了 。 」 文 傑 背 著 他 的 沈 重 的 背 包 說 。
    「 不 會 的 , 我 們 七 個 人 都 十 分 留 神 看 著 每 個 進 出 的 人 , 除 了 你 之 外 , 所 以 她 們 一 定 還 沒 有 離 開 學 校 。 」 袁 家 謙 諷 刺 的 說 。 他 是 文 傑 除 卻 希 安 之 後 的 最 好 朋 友 , 他 倆 一 樣 的 幽 默 , 兩 人 十 分 投 契 。
    「 是 啊 ﹗ 現 在 是 我 們 六 個 熬 義 氣 幫 你 追 求 女 孩 子 , 還 這 麼 多 怨 言 。 」 黃 俊 生 是 商 科 的 學 生 , 因 為 打 籃 球 的 緣 故 認 識 了 文 傑 。
    「 還 說 什 麼 熬 義 氣 , 我 看 是 你 們 自 己 樂 意 這 麼 做 的 。 你 看 , 維 維 現 在 不 是 很 高 興 嗎 ? 那 麼 多 女 孩 圍 著 他 轉 。 阿 虫 也 只 顧 著 和 他 的 女 朋 友 談 情 。 」 文 傑 拋 下 背 包 , 蹲 在 地 上 說 。
    這 時 希 安 走 到 文 傑 的 身 邊 說 : 「 那 麼 , 你 是 不 是 想 走 了 ? 」
    「 我 又 沒 有 這 麼 的 意 思 , 只 是 怨 一 下 罷 了 。 」 文 傑 又 站 了 起 來 , 撫 平 身 上 衣 服 的 皺 紋 , 又 說 : 「 不 過 , 都 已 經 四 點 半 了 , 她 們 到 底 會 不 會 回 家 的 啊 ? 」
    「 咦 ﹗ 今 天 五 年 級 的 同 學 不 是 要 聽 講 座 嗎 ? 」 家 謙 問 。
    「 你 為 什 麼 不 早 說 ? 我 的 腿 都 快 要 軟 掉 了 , 現 在 才 說 , 分 明 是 要 害 我 。 」 文 傑 這 時 拿 起 地 上 的 背 包 , 拍 了 拍 背 包 上 的 灰 塵 就 走 了 。
    「 不 等 了 嗎 ? 」 家 謙 又 問 。
    「 等 ﹗ 但 是 講 座 何 時 完 ? 」 文 傑 又 回 轉 過 來 。
    「 五 點 半 左 右 吧 ﹗ 」
    「 那 麼 我 們 可 以 去 一 間 餐 廳 吃 點 東 西 , 坐 著 等 。 到 了 五 點 半 才 回 來 啊 ﹗ 」 文 傑 轉 身 又 走 了 。
    「 還 要 等 下 去 嗎 ? 我 們 要 走 了 。 」 阿 虫 牽 著 女 朋 友 的 手 說 。
    「 走 吧 ﹗ 明 天 見 ﹗ 」 文 傑 揮 揮 手 , 又 轉 過 頭 說 : 「 你 們 還 等 不 等 ? 」
    希 安 和 家 謙 相 視 一 會 又 說 : 「 等 ﹗ 」
    「 維 維 ﹗ 我 們 走 了 , 跟 不 跟 來 ? 」 文 傑 又 大 聲 的 叫 。
    只 見 維 維 跟 兩 個 女 孩 笑 了 笑 , 又 揮 揮 手 , 便 朝 著 他 們 走 來 。
「 都 快 六 時 正 了 , 學 校 都 快 要 關 門 了 , 還 不 見 她 們 ﹗ 」 家 謙 看 看 手 錶 說 。
    「 學 校 現 在 都 沒 多 少 人 了 , 不 如 進 去 找 吧 ﹗ 」 希 安 建 議 說 。
    他 們 四 個 男 孩 又 踏 進 學 校 去 四 處 尋 找 , 只 見 學 校 四 處 都 已 經 沒 有 人 了 , 校 工 更 一 再 催 趕 他 們 離 去 。
    「 她 們 應 該 走 了 吧 ﹗ 看 ﹗ 學 校 都 沒 有 人 了 。 」 維 維 說 。
    經 過 廁 所 時 , 維 維 和 家 謙 都 進 去 了 , 這 使 文 傑 想 到 了 該 去 哪 兒 找 她 們 。
    他 和 希 安 通 知 了 家 謙 和 維 維 以 後 , 又 走 到 走 廊 盡 頭 的 女 廁 , 立 即 見 到 樂 欣 一 個 人 走 在 門 前 徘 徊 。 她 一 見 到 他 倆 , 立 刻 眉 開 眼 笑 , 高 興 的 說 : 「 真 幸 運 , 這 時 候 還 能 遇 上 你 們 , 你 不 知 我 有 多 害 怕 。 」
    「 只 有 你 一 個 人 嗎 ? 」 文 傑 問 。
    她 搖 搖 頭 , 指 著 廁 所 , 說 : 「 詠 敏 說 她 有 點 不 舒 服 , 進 去 了 以 後 就 再 沒 有 說 話 , 又 沒 有 出 來 。 我 很 害 怕 , 但 又 不 能 就 這 樣 走 。 」
    「 我 們 進 去 看 看 她 怎 麼 樣 吧 ﹗ 」 文 傑 正 打 算 進 去 , 卻 被 希 安 拉 住 了 。
    希 安 又 問 樂 欣 : 「 廁 所 裡 沒 有 其 他 人 了 嗎 ? 」
    「 陳 老 師 剛 進 去 了 , 她 還 叫 我 早 點 回 家 哩 ﹗ 」 樂 欣 說 。
    「 我 們 或 者 可 以 等 陳 老 師 出 來 了 再 進 去 。 」 文 傑 這 時 撇 下 希 安 的 手 說 。
    樂 欣 不 禁 開 懷 的 笑 了 。 這 時 陳 老 師 出 來 了 , 文 傑 拍 了 拍 樂 欣 的 肩 膀 就 走 了 進 去 。
    「 她 在 哪 一 格 ? 」
    樂 欣 指 著 靠 牆 的 一 格 廁 所 , 的 確 , 它 是 唯 一 一 格 上 了 鎖 的 廁 格 。
    文 傑 輕 輕 敲 門 , 溫 柔 的 說 : 「 詠 敏 ? 詠 敏 在 嗎 ? 」
    沒 人 回 答 。
    文 傑 又 再 敲 門 , 說 : 「 詠 敏 ﹗ 你 還 好 嗎 ? 可 以 開 一 開 門 嗎 ? 」
    沒 有 回 答 , 也 沒 有 人 開 門 。
    文 傑 再 敲 門 , 依 然 溫 柔 地 說 : 「 我 要 踢 門 了 , 你 要 小 心 別 靠 近 門 啊 ﹗ 」
    文 傑 退 後 了 幾 步 , 正 打 算 踢 門 , 家 謙 和 維 維 卻 走 進 來 了 。
    「 做 什 麼 ? 我 們 在 廁 所 門 外 看 不 見 你 們 , 正 打 算 去 找 你 們 , 卻 聽 到 你 的 聲 音 從 廁 所 傳 出 來 。 有 什 麼 事 非 要 進 來 不 可 ? 」 家 謙 笑 說 。
    「 詠 敏 進 來 以 後 , 沒 有 回 答 我 們 任 何 問 題 也 沒 有 出 來 , 她 進 來 已 經 很 久 了 。 」 希 安 嚴 肅 的 態 度 立 即 喧 染 到 家 謙 也 收 斂 起 笑 容 。
    文 傑 這 時 重 新 退 後 幾 步 , 往 一 提 腿 , 門 立 即 應 聲 彈 開 , 但 是 廁 所 裡 空 無 一 人 。
    「 她 明 明 是 進 來 了 啊 ﹗ 」 樂 欣 搖 著 頭 說 。
    「 放 心 , 她 可 能 去 了 其 他 地 方 罷 了 。 」 希 安 安 慰 說 。
    只 見 樂 欣 的 淚 水 開 始 湧 出 來 了 , 她 不 停 搖 頭 , 說 : 「 不 可 能 , 我 沒 有 看 見 過 她 出 來 。 」
    「 她 可 能 到 禮 堂 去 找 你 了 , 我 們 去 找 找 看 , 好 不 好 ? 」 家 謙 溫 柔 地 拍 著 樂 欣 的 肩 膀 說 。
    他 們 五 個 人 又 走 向 禮 堂 , 一 路 上 , 樂 欣 都 流 著 淚 , 哽 咽 著 說 : 「 我 好 害 怕 ﹗ 」
    來 到 了 禮 堂 , 只 見 禮 堂 的 燈 還 亮 著 , 文 傑 領 先 推 開 沉 重 的 厚 門 , 待 他 們 都 進 來 , 便 看 見 一 個 少 女 穿 著 黑 色 的 芭 蕾 舞 衣 在 禮 堂 裡 跳 著 芭 蕾 舞 。
    少 女 的 身 體 十 分 修 長 , 跳 著 芭 蕾 舞 顯 得 她 的 動 作 分 外 優 雅 。 大 家 都 想 看 清 楚 少 女 的 臉 , 但 是 少 女 的 動 作 十 分 輕 盈 , 又 是 旋 身 , 又 是 跳 高 跳 下 的 。 最 後 , 少 女 一 提 腿 , 一 旋 身 , 一 跳 , 再 旋 身 , 一 條 直 線 的 一 直 舞 過 來 。 她 再 一 旋 身 , 來 到 樂 欣 的 跟 前 , 她 把 臉 湊 近 樂 欣 , 大 家 的 鼻 子 都 快 碰 到 了 。
    少 女 暗 暗 一 笑 , 輕 聲 的 問 : 「 為 什 麼 哭 呢 ? 」
    樂 欣 用 手 拭 去 淚 水 , 又 問 : 「 你 怎 麼 會 在 這 兒 ? 」
    「 跳 芭 蕾 舞 啊 ﹗ 」 少 女 答 得 好 天 真 。
    「 你 不 是 不 舒 服 嗎 ? 」 樂 欣 又 問 。
    「 因 為 我 想 跳 芭 蕾 舞 。 」 少 女 原 來 就 是 詠 敏 。
    「 放 學 很 久 了 啊 ﹗ 快 回 家 , 快 回 家 。 」 不 知 什 麼 時 候 校 工 進 來 了 。
    待 詠 敏 換 過 衣 服 後 , 大 家 又 一 起 放 學 了 。
    「 詠 敏 , 你 很 喜 歡 跳 芭 蕾 舞 啊 ﹗ 」 文 傑 站 在 詠 敏 的 身 邊 問 。
    詠 敏 笑 得 十 分 天 真 的 點 點 頭 , 說 : 「 我 最 喜 歡 跳 《 天 鵝 湖 》 , 我 會 連 續 轉 三 十 六 個 圈 不 暈 倒 。 」
    「 好 厲 害 啊 ﹗ 你 是 主 角 嗎 ? 」 維 維 站 在 詠 敏 的 另 一 邊 問 。
    詠 敏 又 是 笑 , 笑 得 很 燦 爛 , 說 : 「 是 啊 ﹗ 我 是 主 角 , 很 多 人 都 說 我 跳 得 好 。 」
    「 學 了 多 少 年 ? 」 文 傑 又 問 。
    「 很 久 了 , 一 直 都 有 學 。 」
    樂 欣 一 個 人 悶 悶 不 樂 的 走 在 希 安 的 身 旁 , 看 著 他 們 的 對 話 。
    「 你 住 在 哪 兒 ? 」 維 維 又 問 。
    詠 敏 又 是 笑 , 笑 得 很 開 心 , 身 體 輕 輕 靠 近 維 維 , 輕 柔 的 說 : 「 就 在 柏 油 路 啊 ﹗ 」
    「 我 們 送 你 回 去 , 好 嗎 ? 」 文 傑 又 問 。
    詠 敏 笑 得 咯 咯 聲 , 轉 向 文 傑 , 手 臂 有 意 無 意 間 碰 到 了 文 傑 。 說 : 「 好 啊 ﹗ 路 上 那 麼 暗 , 我 也 會 怕 。 」
    就 在 分 叉 路 , 大 家 都 和 樂 欣 分 開 了 。 樂 欣 走 著 走 著 , 忽 然 哭 了 起 來 , 哭 得 肩 膀 一 起 一 落 的 。
    突 然 , 一 隻 大 手 落 在 樂 欣 的 肩 膀 。 樂 欣 抬 起 頭 , 看 到 的 手 原 來 是 希 安 的 。
    「 他 們 擔 心 你 一 個 人 回 家 危 險 , 叫 我 送 你 回 家 。 」 他 頓 了 頓 , 看 一 看 她 的 臉 , 又 說 : 「 怎 麼 哭 了 ? 」
    「 詠 敏 , 她 從 來 沒 有 告 訴 過 我 她 會 跳 芭 蕾 舞 ﹗ 」
    「 你 有 沒 有 問 過 她 啊 ? 」 希 安 把 雙 手 放 在 自 己 的 背 後 , 只 見 樂 欣 搖 搖 頭 。
    「 她 不 是 住 在 柏 油 路 啊 ﹗ 我 不 知 道 她 想 和 文 傑 、 維 維 去 哪 兒 。 」 樂 欣 還 是 哭 。
    「 她 可 能 喜 歡 上 了 他 們 其 中 一 個 哩 ﹗ 」 希 安 又 說 。
    「 可 能 吧 ﹗ 可 是 她 沒 有 告 訴 我 ﹗ 她 現 在 什 麼 都 不 告 訴 我 了 ﹗ 」 樂 欣 的 淚 一 顆 一 顆 的 流 下 來 。
    「 剛 剛 戀 愛 的 人 就 是 這 樣 的 啊 ﹗ 腦 裡 只 容 得 下 喜 歡 的 人 , 你 就 給 她 一 點 點 時 間 適 應 戀 愛 的 熱 度 吧 ﹗ 」
    他 倆 來 到 一 座 建 築 物 下 停 住 腳 步 , 樂 欣 終 於 破 涕 為 笑 , 說 : 「 怎 麼 你 像 個 戀 愛 專 家 了 ? 」
    希 安 只 是 笑 笑 。
    「 再 見 ﹗ 還 有 , 上 次 沒 禮 貌 , 對 不 起 ﹗ 」 樂 欣 轉 身 就 走 進 建 築 物 。
    「 再 見 ﹗ 」 希 安 說 。
    樂 欣 回 過 頭 向 他 揮 一 揮 手 , 兩 人 轉 身 便 各 自 回 家 了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o 的頭像
Marco

Marco 的部落格

Mar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