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 人 類 未 出 現 以 前 , 神 己 經 存 在 。

    在 物 質 世 界 中 , 眾 神 用 靈 力 幻 化 出 身 體 , 就 在 地 上 活 動 。 當 時 只 有 神 , 戰 爭 已 經 出 現 。 眾 神 的 首 目 預 知 自 己 將 被 取 締 , 害 怕 之 餘 , 決 定 先 下 手 為 強 , 可 惜 仍 逃 不 過 宿 命 , 一 切 的 掙 扎 都 是 徒 然 。
    宙 斯 靠 著 兄 弟 的 幫 助 , 把 父 親 赫 樂 鐸 司 殺 死 。 赫 樂 鐸 司 的 子 女 眾 多 , 其 中 以 宙 斯 、 哈 狄 斯 和 波 塞 冬 三 神 勢 力 最 強 , 各 自 依 附 的 神 祗 也 不 少 。 殺 父 之 事 雖 以 宙 斯 為 首 , 野 心 也 是 祂 最 大 , 然 而 祂 在 兄 弟 中 排 行 最 小 , 要 成 為 新 一 代 眾 神 之 首 不 易 。 宙 斯 暗 中 蠢 蠢 欲 動 , 兄 長 波 塞 冬 亦 四 處 拉 攏 神 祗 , 雙 方 各 自 團 結 自 己 的 實 力 , 只 有 哈 狄 斯 沒 有 意 思 跟 兄 弟 爭 名 逐 利 。

    一 場 驚 天 動 地 的 「 聖 戰 」 過 後 , 眾 神 們 終 於 可 以 享 受 著 四 季 如 春 , 春 光 明 媚 的 大 地 。 祂 們 日 日 作 樂 , 夜 夜 笙 歌 , 好 不 快 活 。
    清 晨 微 涼 , 陽 光 曬 在 皮 膚 上 暖 暖 的 , 地 上 異 常 寂 靜 , 因 為 太 陽 出 來 的 時 候 , 眾 神 剛 盡 興 歸 去 。 一 個 強 壯 的 年 青 神 君 , 獨 自 在 地 上 流 連 。 中 午 的 時 候 , 祂 坐 在 大 樹 下 沉 思 , 隨 手 拿 起 地 上 的 泥 土 , 嗅 了 嗅 它 自 然 的 芬 芳 。
    「 哥 哥 。 」 一 個 生 得 俊 美 的 男 神 走 近 , 說 。 年 青 神 君 手 裡 還 把 玩 著 泥 土 , 向 弟 弟 說 : 「 幄 芘 默 斗 斯 , 你 有 事 找 我 嗎 ? 」 弟 弟 搖 搖 頭 , 說 : 「 沒 有 , 我 只 是 悶 著 罷 了 。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坐 在 哥 哥 的 旁 邊 , 看 著 他 手 中 的 泥 土 , 問 道 : 「 哥 哥 , 你 也 很 悶 嗎 ? 」 哥 哥 只 笑 不 語 , 弟 弟 續 道 : 「 不 如 我 們 做 個 泥 偶 來 玩 吧 ! 」
    幄 芘 默 斗 斯 的 哥 哥 名 叫 溥 羅 米 脩 斯 , 兄 弟 倆 是 難 得 沒 有 加 入 任 何 黨 派 的 神 祗 。 他 們 不 喜 歡 終 日 作 樂 , 仍 然 堅 守 著 「 日 出 而 作 , 日 入 而 息 」 的 大 自 然 原 則 , 縱 使 他 們 根 本 沒 事 可 做 。
    日 復 一 日 , 每 天 只 是 坐 著 看 日 落 日 出 , 等 待 明 月 星 宿 , 有 誰 不 厭 倦 呢 ? 溥 羅 米 脩 斯 聽 到 弟 弟 的 提 議 , 心 思 一 轉 , 就 把 手 裡 的 泥 土 捏 著 捏 著 , 好 一 會 捏 出 一 個 泥 偶 來 。 幄 芘 默 斗 斯 專 心 地 看 著 哥 哥 的 手 藝 , 拍 著 掌 說 : 「 是 宙 斯 ! 是 宙 斯 !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按 著 興 奮 莫 明 的 弟 弟 , 掩 著 祂 的 嘴 , 說 : 「 別 吵 ! 不 好 直 呼 祂 的 名 字 。 」 哥 哥 小 心 地 環 顧 四 周 , 不 見 有 別 的 神 , 續 道 : 「 幄 芘 默 斗 斯 , 這 些 時 候 不 可 胡 亂 說 話 , 得 罪 誰 也 對 我 們 沒 有 好 處 。 」 弟 弟 傻 傻 的 看 著 哥 哥 , 痴 痴 迷 迷 地 笑 了 笑 , 說 : 「 哥 哥 , 我 會 聽 話 的 。 不 說 就 不 說 吧 。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將 泥 偶 接 過 來 把 玩 , 溥 羅 米 脩 斯 則 在 旁 靜 靜 地 陪 著 祂 , 不 時 跟 弟 弟 互 笑 一 下 , 又 再 安 靜 地 看 著 兄 弟 自 得 其 樂 。    溥 羅 米 脩 斯 心 想 : 「 這 是 我 最 愛 的 弟 弟 , 唯 一 的 親 人 。 無 論 祂 聰 明 , 還 是 愚 笨 , 我 永 永 遠 遠 都 是 和 祂 在 一 起 。 只 要 祂 快 樂 , 我 便 滿 足 。 」    太 陽 沉 在 西 山 邊 際 , 幄 芘 默 斗 斯 仍 然 玩 得 不 亦 樂 乎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擔 心 眾 神 會 看 到 這 個 以 宙 斯 形 像 做 的 泥 偶 , 所 以 跟 弟 弟 說 : 「 時 候 不 早 了 , 我 們 回 去 吧 。 」 哥 哥 想 把 泥 偶 搶 過 來 , 然 後 毀 了 它 , 弟 弟 仿 如 知 道 哥 哥 的 心 意 , 把 手 伸 到 另 一 邊 , 保 護 泥 偶 , 喊 : 「 我 不 依 ! 」

    溥 羅 米 脩 斯 邊 勸 邊 抓 , 幄 芘 默 斗 斯 兩 手 捧 著 泥 偶 不 肯 就 範 , 糾 纏 間 兩 手 使 勁 一 壓 , 泥 偶 便 在 弟 弟 的 手 裡 壓 得 變 型 。 弟 弟 看 著 手 上 的 泥 偶 殘 骸 , 傷 心 得 哇 哇 大 哭 。
    哥 哥 按 著 祂 的 肩 膊 , 連 忙 道 歉 說 : 「 對 不 起 , 幄 芘 默 斗 斯 , 我 沒 有 意 的 。 」 弟 弟 還 是 哭 個 不 停 , 哥 哥 安 慰 著 說 : 「 哥 哥 知 道 你 愛 泥 偶 , 明 天 哥 哥 就 給 你 做 許 多 許 多 的 泥 偶 , 好 嗎 ? 」 弟 弟 的 嚎 哭 忽 然 稍 作 停 頓 。 祂 看 著 哥 哥 , 抽 搐 著 說 : 「 真 … … 真 的 嗎 ? 哥 … … 哥 哥 會 … … 會 騙 我 嗎 ?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撥 走 弟 弟 手 裡 的 泥 濘 , 說 : 「 哥 哥 那 有 欺 騙 過 弟 弟 呢 ? 」
    溥 羅 米 脩 斯 沒 想 過 要 欺 騙 幄 芘 默 斗 斯 , 也 沒 打 算 再 做 泥 偶 。 因 為 祂 害 怕 。 祂 害 怕 宙 斯 , 害 怕 那 些 不 知 是 敵 是 友 的 神 靈 , 害 怕 保 護 不 了 自 己 , 連 累 親 弟 。
    祂 害 怕 , 所 以 祂 不 快 樂 。
5    夜 幕 揭 開 新 一 晚 的 快 樂 時 光 。
    大 地 充 塞 著 鬧 哄 哄 的 歡 笑 聲 , 眾 神 聞 歌 起 舞 , 男 男 女 女 混 在 一 起 嬉 戲 , 臥 室 裡 只 有 兄 弟 倆 與 一 扇 窗 的 閃 閃 星 光 。
p[mKo
    幄 芘 默 斗 斯 早 已 昏 睡 去 了 , 溥 羅 米 脩 斯 坐 在 床 上 , 不 能 入 睡 。 祂 看 著 旁 邊 的 弟 弟 , 撫 摸 著 祂 的 髮 端 、 祂 的 臉 龐 。 幄 芘 默 斗 斯 睡 得 很 甜 , 沒 有 察 覺 有 人 在 撫 摸 著 祂 的 軀 體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的 手 掠 過 幄 芘 默 斗 斯 的 背 後 , 享 受 著 這 親 密 的 接 觸 。 祂 躺 下 來 , 與 弟 弟 合 睡 一 張 床 , 同 蓋 一 張 被 , 經 歷 夜 裡 的 唯 一 歡 愉 。
    翌 日 上 午 , 溥 羅 米 脩 斯 又 坐 在 樹 下 沉 思 。 幄 芘 默 斗 斯 坐 在 旁 邊 , 偷 看 哥 哥 的 表 情 甚 為 憂 愁 , 便 不 敢 開 口 打 擾 祂 , 自 己 模 仿 哥 哥 的 手 捏 方 法 去 做 泥 偶 。 祂 做 了 大 半 天 , 也 做 不 出 一 個 像 樣 的 泥 偶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仍 然 沉 默 地 坐 著 , 沒 有 留 意 幄 芘 默 斗 斯 正 在 生 氣 。
    「 我 不 許 你 再 碰 我 的 身 體 !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推 開 幄 芘 默 斗 斯 的 雙 手 , 用 被 單 掩 著 自 己 赤 條 條 的 身 體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不 明 白 為 何 , 心 想 : 「 每 晚 都 不 是 這 樣 好 好 的 嗎 ? 」 向 弟 弟 說 : 「 你 生 我 的 氣 嗎 ?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看 到 同 樣 赤 裸 的 哥 哥 的 身 體 起 了 反 應 , 知 道 哥 哥 正 在 意 亂 情 迷 、 不 知 所 惜 。 祂 說 : 「 我 們 這 樣 不 會 有 將 來 的 。 」
羞 恥 令 祂 憂 愁 。
.     「 現 在 先 滿 足 我 , 以 後 我 不 會 再 做 。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心 裡 這 樣 想 , 口 裡 卻 說 : 「 哥 哥 錯 了 ! 哥 哥 不 應 這 樣 做 ! 請 你 不 要 再 理 我 吧 。 」 祂 這 樣 說 , 因 為 祂 知 道 弟 弟 愛 哥 哥 心 切 , 只 要 哥 哥 不 快 , 弟 弟 做 甚 麼 都 願 意 。 果 然 , 幄 芘 默 斗 斯 的 態 度 軟 化 下 來 , 祂 掀 起 被 單 , 抱 著 溥 羅 米 脩 斯 說 : 「 哥 哥 , 不 要 這 樣 。 你 要 甚 麼 , 弟 弟 都 給 你 。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被 幄 芘 默 斗 斯 環 抱 著 , 體 內 一 團 火 就 衝 下 去 , 緊 緊 的 摟 著 弟 弟 , 說 : 「 幄 芘 默 斗 斯 , 你 為 哥 哥 , 哥 哥 也 會 為 你 。 」
    對 溥 羅 米 脩 斯 來 說 , 這 是 一 個 特 別 晚 上 。 祂 從 沒 有 嚐 過 你 來 我 往 的 刺 激 , 身 體 一 時 衰 竭 , 一 時 振 奮 , 變 得 很 實 在 。 汗 水 從 身 體 滲 透 出 來 , 又 流 進 去 , 交 纏 得 不 分 你 我 。 兄 弟 倆 彷 彿 連 成 一 體 , 永 不 分 離 。
74"&
    經 過 這 一 夜 , 溥 羅 米 脩 斯 與 幄 芘 默 斗 斯 每 天 都 形 影 不 離 。 弟 弟 在 夜 裡 滿 足 哥 哥 , 哥 哥 便 在 白 天 報 答 弟 弟 。
    幄 芘 默 斗 斯 曾 說 兄 弟 倆 這 樣 下 去 是 沒 有 將 來 的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知 道 祂 所 說 的 將 來 是 指 繁 衍 後 代 。 兩 雄 在 一 起 , 是 沒 有 能 力 生 育 的 , 縱 使 祂 們 都 是 神 。 靈 的 繁 衍 也 有 賴 陰 陽 互 生 , 孕 育 另 一 個 個 體 , 這 一 點 , 兄 弟 倆 做 不 到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不 想 幄 芘 默 斗 斯 不 快 樂 , 或 說 , 這 是 一 種 為 弟 弟 做 的 心 靈 彌 補 , 所 以 祂 每 跟 弟 弟 相 好 一 次 , 便 為 祂 做 一 個 泥 偶 。
    日 子 一 天 一 天 的 過 去 , 泥 偶 的 數 目 愈 來 愈 多 , 佈 滿 整 個 屋 子 裡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就 建 多 一 所 大 屋 , 把 泥 偶 放 進 去 。 大 屋 一 間 一 間 的 建 起 來 , 遍 佈 在 大 地 上 。 起 初 , 溥 羅 米 脩 斯 仍 然 害 怕 眾 神 , 但 神 祗 們 每 天 都 在 吃 喝 玩 樂 , 根 本 沒 空 理 會 兄 弟 倆 在 作 甚 麼 事 。 眾 神 們 沒 有 特 別 意 外 的 反 應 , 兄 弟 倆 的 膽 子 就 愈 來 愈 大 了 。

    夜 裡 , 兄 弟 倆 大 床 同 寢 ; 白 天 , 他 倆 做 偶 建 屋 ─ ─ 每 天 都 做 愛 做 的 事 , 不 亦 樂 乎 。.com |_o
    「 嗯 ?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放 下 手 上 的 泥 偶 , 眺 望 遠 方 , 溥 羅 米 脩 斯 也 跟 著 祂 的 方 向 去 看 , 只 見 一 個 陌 生 的 身 影 , 從 遠 而 近 , 漸 漸 看 清 楚 這 是 一 個 女 的 。
溥 羅 米 脩 斯 問 道 : 「 哪 來 的 女 神 ?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沒 有 答 話 , 牢 牢 的 看 著 那 女 的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看 那 女 的 , 再 看 弟 弟 的 眼 神 , 便 知 道 幄 芘 默 斗 斯 心 裡 所 想 的 是 甚 麼 事 。 哥 哥 試 探 弟 弟 , 說 : 「 你 喜 歡 那 個 女 的 嗎 ? 」 弟 弟 轉 睛 望 向 哥 哥 , 不 敢 說 話 。
    那 女 的 走 近 來 , 幄 芘 默 斗 斯 先 行 禮 , 問 道 : 「 請 問 是 何 方 的 神 女 ? 」 那 女 神 沒 有 回 答 , 卻 說 : 「 泥 偶 好 可 愛 。 」 幄 芘 默 斗 斯 聽 了 她 的 讚 賞 , 心 裡 十 分 歡 喜 , 說 : 「 那 是 我 們 的 孩 子 ! 」
    弟 弟 說 得 太 快 , 哥 哥 按 不 住 。
    女 神 看 看 兩 個 男 的 , 覺 得 很 奇 怪 , 喃 喃 自 語 : 「 孩 子 ? 」 她 瞧 了 瞧 兄 弟 身 後 的 泥 偶 , 說 : 「 是 宙 斯 的 孩 子 。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聽 得 明 白 , 她 是 指 泥 偶 都 是 宙 斯 的 模 樣 , 但 幄 芘 默 斗 斯 卻 反 駁 說 : 「 不 ! 你 誤 會 了 ! 這 些 都 是 我 和 哥 哥 的 孩 子 。 」
    哥 哥 再 一 次 按 不 住 弟 弟 , 給 祂 先 說 了 。
    女 神 看 見 弟 弟 一 副 天 真 瀾 漫 , 哥 哥 卻 是 尷 尬 無 奈 , 便 笑 了 笑 說 : 「 生 命 可 以 選 擇 , 世 界 才 有 變 化 。 這 都 是 道 的 意 思 。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說 : 「 這 是 一 件 好 事 嗎 ? 」 女 神 反 問 : 「 這 是 一 件 壞 事 嗎 ? 」
    溥 羅 米 脩 斯 心 有 理 虧 , 以 為 女 神 言 外 有 意 , 沒 有 再 說 下 去    幄 芘 默 斗 斯 卻 沒 有 特 別 的 意 會 , 默 頭 答 道 : 「 好 事 。 好 事 。 」
小金秋女 神 淺 笑 問 : 「 甚 麼 好 事 ? 」
 幄 芘 默 斗 斯 說 : 「 變 化 來 於 思 考 。 好 事 。 好 事 。 」
女 神 點 點 頭 , 撫 著 祂 的 頭 殼 , 說 : 「 對 , 你 真 聰 明 。 選 擇 令 自 己 快 樂 的 方 式 , 反 正 根 本 沒 有 對 或 錯 。 」 祂 準 備 離 開 , 卻 被 幄 芘 默 斗 斯 拉 著 , 把 一 個 泥 偶 塞 進 祂 的 手 裡 , 說 : 「 送 你 一 個 。 」 女 神 搖 搖 頭 , 把 泥 偶 還 給 祂 , 道 : 「 這 是 你 們 的 孩 子 , 我 不 能 要 。 」
    幄 芘 默 斗 斯 聽 了 , 哭 了 出 來 , 在 旁 的 溥 羅 米 脩 斯 不 明 所 以 , 只 懂 將 弟 弟 送 進 懷 裡 安 慰 。 弟 弟 愈 哭 愈 厲 害 , 愈 哭 愈 傷 心 。 溥 羅 米 脩 斯 開 始 明 白 幄 芘 默 斗 斯 的 心 情 , 把 祂 手 上 的 泥 偶 送 給 女 神 , 說 : 「 你 就 拿 走 我 們 的 將 來 吧 。 反 正 我 倆 根 本 沒 有 明 天 。 」
    女 神 把 「 將 來 」 接 過 , 對 他 兄 弟 倆 說 : 「 這 是 世 界 的 未 來 。 謝 謝 你 們 。 」
小金    這 天 以 後 , 溥 羅 米 脩 斯 和 幄 芘 默 斗 斯 沒 有 再 建 屋 , 沒 有 做 泥 偶 , 沒 有 再 做 別 的 事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o 的頭像
Marco

Marco 的部落格

Mar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