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 午 時 份 , 陽 光 帶 著 悶 氣 曬 進 屋 裡 , 在 宙 斯 床 上 留 了 一 片 光 。 前 一 晚 的 醉 生 夢 死 , 使 宙 斯 睡 得 不 安 穩 , 不 到 午 後 便 醒 過 來 。 祂 兩 眼 惺 忪 , 張 開 口 打 了 個 大 呵 欠 , 精 神 萎 靡 。

    何 來 的 香 氣 撲 進 祂 的 鼻 裡 , 祂 驚 奇 這 種 陌 生 香 氣 , 望 向 窗 外 白 茫 茫 一 片 , 隱 約 有 一 個 少 女 的 身 影 。 祂 精 神 不 好 , 但 對 美 女 的 觸 覺 並 未 減 退 過 。 祂 遠 遠 一 眺 , 便 知 這 準 是 個 美 人 兒 。 祂 急 著 下 床 , 半 眼 也 沒 看 過 早 已 生 厭 的 妻 子 , 獨 個 兒 溜 出 去 了 。

    宙 斯 見 美 女 就 心 動 , 是 天 性 , 不 然 也 不 會 娶 了 自 己 的 姐 姐 撒 拉 。祂 娶 祂 , 都 只 為 了 美 色 , 沒 有 愛 情 。
 祂 逐 步 逐 步 靠 近 那 少 女 , 看 到 祂 手 中 有 一 個 小 泥 偶 , 心 思 幾 回 , 然 後 裝 作 神 氣 的 樣 子 , 聲 線 壓 得 低 沉 持 重 , 說 : 「 小 姐 , 這 偶 很 有 趣 , 是 你 做 的 嗎 ? 」 原 本 背 著 站 的 少 女 聽 到 聲 音 , 驚 慌 的 轉 個 頭 來 , 叫 道 : 「 誰 ? 」
    宙 斯 終 有 機 會 仔 細 正 面 觀 賞 少 女 。 祂 驚 覺 天 下 有 如 此 一 絕 的 美 人 兒 , 少 女 一 雙 如 明 珠 的 窗 戶 眨 來 眨 去 , 差 點 攝 了 祂 的 魂 魄 。 宙 斯 心 想 這 女 神 是 那 家 的 女 兒 , 生 得 亭 亭 玉 立 仍 不 知 , 故 試 探 說 : 「 你 不 認 識 我 嗎 ? 」
    女 神 吐 了 一 字 : 「 不 。 」 如 蘭 如 絲 聲 線 如 箭 刺 入 宙 斯 的 心 裡 , 使 祂 死 去 活 來 。
    宙 斯 天 真 地 想 : 「 不 認 識 就 更 好 了 。 」 跟 女 神 說 : 「 你 叫 甚 麼 名 字 呢 ? 」
女 神 「 嗯 」 了 聲 , 問 : 「 你 懂 得 使 它 活 嗎 ? 」
.    宙 斯 看 著 女 神 手 裡 的 泥 偶 , 不 屑 地 說 : 「 怎 麼 不 懂 ? 」
.    女 神 問 : 「 我 說 你 不 懂 , 不 然 地 上 怎 麼 只 有 神 ? 」    宙 斯 有 點 生 氣 , 心 想 : 「 你 就 說 多 點 風 涼 話 吧 。 當 我 把 你 弄 到 手 時 , 便 要 叫 你 不 好 受 。 」 又 想 : 「 如 果 我 使 這 泥 偶 活 過 來 , 或 許 祂 會 對 我 另 眼 相 看 , 佩 服 不 已 。 到 時 候 , 我 要 祂 做 甚 麼 , 說 不 定 祂 也 願 意 。 」 祂 暗 裡 色 心 叫 好 , 對 女 神 說 : 「 我 知 你 要 看 才 信 。 那 你 就 留 心 看 清 楚 吧 ! 」
  祂 想 向 泥 偶 的 鼻 吹 了 口 氣 , 女 神 那 溫 柔 的 玉 手 卻 按 著 了 祂 的 嘴 , 說 : 「 這 太 便 宜 了 , 一 個 不 算 。 」 宙 斯 很 喜 歡 她 的 俏 皮 , 心 裡 想 : 「 不 要 緊 吧 ! 我 就 為 你 多 做 一 點 , 一 會 兒 要 你 辛 苦 多 一 點 來 報 答 我 。 」 說 : 「 好 ! 一 個 不 算 ! 你 有 多 少 ? 我 就 把 它 們 都 變 成 活 的 。 」 女 神 定 了 定 神 , 問 : 「 為 甚 麼 ? 」 宙 斯 含 情 脈 脈 , 說 : 「 為 博 紅 顏 一 笑 。 」
    女 神 看 到 祂 情 深 裡 的 淫 意 , 卻 仍 裝 作 懵 然 不 知 , 說 : 「 好 。 若 果 你 可 以 站 在 這 裡 , 吹 一 口 氣 就 使 所 有 泥 偶 變 成 活 人 , 那 我 甚 麼 都 依 你 。 」
    宙 斯 聽 到 「 甚 麼 都 依 你 」 , 聽 得 心 花 怒 放 。 祂 跟 女 神 說 : 「 那 你 就 想 想 頃 刻 如 何 待 候 我 吧 。 」 說 完 , 祂 深 深 地 吸 了 一 口 氣 , 然 後 往 外 面 吹 出 去 。 那 口 氣 如 暴 風 捲 去 , 一 直 吹 到 地 上 的 小 屋 裡 , 灌 入 泥 偶 群 的 鼻 孔 去 , 一 個 一 個 的 變 成 血 肉 之 軀 。
    在 屋 裡 閒 著 的 幄 芘 默 斗 斯 首 先 發 覺 外 面 的 異 樣 , 說 : 「 哥 哥 , 聽 ! 外 面 有 些 古 怪 的 聲 音 。 」 溥 羅 米 脩 斯 走 近 窗 邊 , 探 頭 出 外 , 聽 到 風 聲 裡 有 私 私 細 語 之 聲 , 回 想 起 曾 遇 見 的 那 個 女 神 , 指 著 泥 偶 說 過 : 「 這 是 世 界 的 未 來 。 」 祂 知 道 那 聲 音 是 泥 偶 們 發 出 來 的 , 便 拉 著 弟 弟 跑 出 去 看 個 究 竟 。
  屋 子 裡 的 泥 偶 都 變 成 了 活 物 。 他 們 看 見 溥 羅 米 脩 斯 和 幄 芘 默 斗 斯 , 便 呼 叫 喝 采 ,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自 己 的 身 體 出 自 這 兩 個 神 的 手 。
 活 物 的 歡 呼 聲 全 遍 大 地 , 女 神 和 宙 斯 都 清 清 楚 楚 地 聽 到 他 們 喊 : 「 感 謝 神 ! 感 謝 神 ! 」 女 神 感 到 十 分 安 慰 , 說 : 「 宙 斯 , 謝 謝 你 。 」
    宙 斯 滿 心 歡 喜 , 以 為 女 神 會 因 此 就 範 。 祂 不 客 氣 地 向 女 神 伸 手 , 正 當 準 備 要 嚐 溫 柔 之 鄉 , 祂 的 手 就 在 女 神 的 身 邊 停 下 來 。 有 一 股 無 形 的 排 外 力 量 在 女 神 的 身 體 鼓 動 著 , 令 祂 的 手 不 能 接 近 。
 女 神 對 宙 斯 說 : 「 陰 陽 並 生 , 正 邪 不 兩 立 。 宙 斯 , 你 的 命 運 在 你 的 手 裡 。 回 頭 是 岸 。 」
    宙 斯 見 女 神 神 色 從 容 , 體 內 的 力 量 鴻 厚 得 不 見 底 , 並 非 一 個 普 通 的 地 上 神 明 。 祂 說 : 「 我 就 站 在 正 的 那 一 邊 , 不 偏 不 倚 。 」
    女 神 說 : 「 世 界 在 你 的 手 裡 , 也 將 在 你 的 手 裡 丟 了 世 界 。 彌 補 只 是 延 長 時 間 的 方 法 , 不 是 良 策 。 在 未 需 要 作 出 補 償 以 前 , 先 不 去 破 壞 它 。 」
    宙 斯 伸 出 右 手 , 緊 緊 的 握 成 拳 頭 , 說 : 「 若 世 界 在 我 的 手 裡 , 它 必 豐 盛 亨 昌 , 綿 綿 無 期 。 」

    女 神 說 : 「 好 的 , 如 你 所 願 吧 。 宙 斯 。 」
    女 神 說 著 , 身 體 泛 出 絲 絲 白 光 , 慢 慢 包 著 整 個 身 體 。 宙 斯 還 未 想 清 楚 女 神 所 言 , 已 被 那 突 如 其 來 的 白 光 嚇 得 後 退 幾 步 。 雖 然 宙 斯 是 神 , 本 身 是 一 個 靈 , 但 祂 在 地 上 生 活 得 太 久 了 , 習 慣 了 物 質 的 世 界 , 看 見 女 神 瞬 間 變 成 光 流 消 失 , 頓 時 有 點 慌 忙 。 祂 沒 有 深 究 女 神 的 說 話 , 眼 看 伊 人 遠 去 , 白 費 了 自 己 的 靈 力 , 既 氣 憤 又 無 奈 地 回 到 屋 去 , 回 到 撒 拉 的 旁 邊 倒 頭 就 睡 , 把 吹 氣 之 事 都 拋 諸 腦 後 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o 的頭像
Marco

Marco 的部落格

Mar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